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博客

弱冠之年,初得耳耳!今之众人,何堪其忧哉

2015-5-13 9:05:07  Posted by admin

弱冠之年,初得耳耳!今之众人,何堪其忧哉?窄窗暗暗,夜半惊醒!三分忧愁,七分断肠.夜风习习,痛兮!病兮! 是日也,弱冠之年,豆蔻深情,秋不悲,夜不寐,余自知孤苦无为! 天气初煞... 花开时彼,落时无情. 何得春暖花开!沁香满地. 余独悲世之苍茫,何得彼时?相知,梦里梦外,息息不相惜!烛台戏言花弄里,泪阑干,人始知相守无奈,相爱不得.何人知汝亲? 茕茕孑立,梅园映红无曲.恨吾心,忡忡难赋旧曲.世事无常,伊之浊酒独不醉!何人知? 远远不可近!弱冠之年,花开时彼.世俗不堪,余独悲哉! 女子无依兮,怎堪容颜易逝,离别意浓...念去去,风烟凡尘,世事不可易!倘当落红残柳,形影相伴,墨蓝向昏黑...

不由得想:钱多钱少对人的生活真就那么重要吗

2015-5-12 9:20:04  Posted by admin

我看见对面的一幢高楼摇得特别厉害,人们都争先恐后的往下跑,有一个手捧玻璃的搬运工失足跌下了楼。 人流涌了出来。我们突然发现院子里的建筑显得有些拥挤,充满了不安全的因素,于是都往最宽的足球场跑去。家人和我被人流挤散了。 人们在操场上搭起了临时账蓬。天气阴沉得可怕,天空好象漏掉了一块,突然下起了罕见的暴雨。 我坐在账篷里,身边全是陌生的人。我拿出手机给家人打电话,一个都打不通,不一会儿连信号也没有了。 我牵挂着家人,不知道她们情况怎样,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悲愁……。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,四周一片沉寂,听不到一点声音。我出了一身的虚汗,头有些疼,口干舌燥。 想起梦中的情景,我久久无法入...

人的一生中, 总会遇到几个很特别的人

2015-5-11 8:48:23  Posted by admin

人的一生中, 总会遇到几个很特别的人, 他们或许只是你纯粹的精神寄托, 但他们或许不能被单纯的划归为朋友, 因为他对你倾注的关爱超出了一般朋友的界, 可你和他又不曾将之升华为你所爱的感觉, 你们之间或者常常淡如水。 你和他之间的那种情感,是那种 超乎于寻常的友情、又不能简单的归 类到爱情的情感,也只能是介于友情与爱情之间,也许你将它凌驾于友情与爱情之上。 他,可能曾经因你悲伤难过而安慰你, 可能因因你迷茫哭泣轻轻宽慰,却,仅止于此。 他的心时刻对你敞开,他的帮助和安慰依然以往,你却只将他的淡淡记忆。 偶尔闲暇,你会静静的想他, 默默地念他。在你快乐的想唱歌欢跳时, 你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他,为你希...

其他国家并没有大规模撤侨

2015-5-10 10:37:26  Posted by admin

其他国家并没有大规模撤侨,就是德国本身是劝告以及对核电站有自我认识,所以发布警报,所有国家都没有大量人员归国,只有中国大张旗鼓地进行,作为一个受灾国家的感受是什么呢?不能理解某些留学生作为,生命重要可以理解,不是还没到紧急状态,不是日本还没全岛沉没,却这么高调撤回国内,太让我为我们这个民族失望了。当别人好与富有时,死皮白赖的往别人国家钻。别人有难之时,撒腿就跑。这不是典型的“中华范跑跑”,又会是什么呢?。中国不是有句:“同甘苦,共命运”吗?。这是自然灾害,不是战争。自然灾害那就是全人类的,不是那个民族的。就像一个家庭一样,你来我家做客,如果我夫妻打架,你可以拂袖而去。如果,突发意外,你拂袖而去...

栀子花香,随风飘来,闻香踏步寻去

2015-5-9 9:48:02  Posted by admin

栀子花香,随风飘来,闻香踏步寻去,啊!邻居家在屋顶栽种了一棵好大的栀子花树,我搬家到此也有些年头,平时也难得到此一游。因家里添丁加口,宝宝爱上屋顶玩耍,有幸观赏到这棵栀子花树。我暗自惊叹,只见枝叶郁郁葱葱,至少有十年的树龄吧。 栀子花是我们年少的记忆,每当栀子花开的季节,街上总会看见农妇穿着蓝布对襟布褂子,手提竹篮,竹篮上盖上蓝色的布,布面上再放上已经栓结好的栀子花,每束两朵,爱美的女士总会买上一束挂在胸前,说是避汉味儿。当然,我没嗅觉,不贪栀子花香,可我喜欢卖花的场景,那蓝色的布面上一朵朵白色的小花,那个色彩,那份淑雅真是让人难以忘怀。 ...

总数:63条  当前页数:12/13首页上一页12 13 下一页尾页